在大家都说不相信爱情的年代,生死之恋仍然存在

来源:本站 更新日期:2019-09-03 13:00 ,卢象升,卢芳为胡军庆生,卢米埃,卢米埃影城,堪察加半岛,堤真一,堡垒守卫者2

近段时间,娱乐圈不少备受关注的恩爱夫妇都离婚了,例如频频上网络热搜的宋慧乔和宋仲基,还有前几日的韩国“牛奶夫妇”具惠善和安宰贤。具惠善在采访中说过的一句话也让网友们顿时陷入了无尽的感伤,她说:“他好像十分短暂地爱过我。”

无怪乎大家都爱唱:“从前的日色变得慢,车,马,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”,毕竟,在这个速食时代里,爱情似乎也凋零得特别快。也无怪乎大家时不时会感伤地发出诘问:“在激情消失的年代,我们还能相信爱情吗?”

关于这个问题,我们或许能从王蒙的《生死恋》中找到答案。

“让文学滋润普天下的人生吧”

——耄耋之年的王蒙出了新书《生死恋》

本文原载于工人日报

文| 陈俊宇

“我只要一写小说,每一个细胞都在跳跃,每一根神经都在抖擞。 ”

于是,耄耋之年的王蒙出了新书《生死恋》,收录了两篇中篇小说《生死恋》《邮事》和两篇短篇小说《地中海幻想曲》《美丽的帽子》。

自《青春万岁》始,王蒙的小说创作已逾65年。 今年1月,他以《生死恋》与短篇小说《地中海幻想曲》开启了第66个写作年头。

“日本有一种说法叫成长到死。 那么小说也可以创造到老,书写到老,敲击到老,追求开拓到老。 ”王蒙如是说,也如是在文学的土地中耕耘,“(人生)种种经验都可以得到文学的滋润,发芽,长叶,开花,结果。 让文学滋润普天下的人生吧”。

在大家都说不相信爱情的年代,生死之恋仍然存在

着者王蒙

每一粒文字都有生命活力

“二宝再次给我发出音频微信,他的声音,云里云外,飘来飘去,我都听得出来,他仍然是温文尔雅的呢。 ”中篇小说《生死恋》的结尾,就写到这里。 小说中,时间已经进入到2018年,这与“蜂窝煤”时代相比已有翻天覆地的变化,金钱、物质空前富足并继续膨胀扩大,微信是人们的即时通讯工具,谁都可以拥有一个微信公众号,“天天发表狗屁不通的诗”。

《生死恋》将世界—中国、个人—时代、历史—命运置于一个完全打开了的背景上,从1898年到2018年,从北京胡同到美国圣何塞,从“蜂窝煤”到“洋插队”,将中国近代以来的百年历史沧桑,纳于男女主人公之“生死恋”叙事构建中。

在貌似轻快的语调之下,作品洋溢着千回百转、无法释怀的人生况味。 有评论称,这是王蒙晚年小说创作的一个显着特点,超越性生命哲学构成了《生死恋》的坚硬内核。

《邮事》为非虚构小说,讲述作者几十年来因为领取稿费而与邮政、邮储打交道的经历和感受。 这篇非虚构作品折射时代变迁世事沧桑,读来倍感亲切又不胜唏嘘。 虽未以爱情为主线,但写到作者因营业员苏霞的甜美形象,“去亚运村邮局办事,愈加令我快乐温暖,比温馨又升高8摄氏度,譬如温馨时是17度,温暖时是25度”。

《地中海幻想曲》与姊妹篇《美丽的帽子》充满爱情的朦胧诗意,讲述小说女主角隋意如是众人眼中的“人生赢家”,有着显赫的家世、学历、荣誉、身份等,却在谈婚论嫁的问题上屡屡触礁,小说以意识流写法讲述了她登上地中海幻想曲号邮轮后,在雅典的旅行经历和心理起伏。 短小的篇幅,尽显老辣精准的笔力,每一粒文字,都透出强烈的生命活力。

“是这些爱情让我写” “为什么您写爱情写上瘾了? ” “不是我非要写爱情,而是这些爱情让我写。 ”

这段对话发生在一场名为“相信爱情”的新书发布会上。 而关于“爱情”的话题,需要回到作品本身。

《生死恋》的故事从上世纪50年代北京胡同一座四合院讲起。 院子主人是德文专家吕奉德和年少夫人苏绝尘,另住吕先生秘书顿永顺等。 永顺原是老革命,因犯“男女作风”错误受到开除党籍等处分,老婆离婚,儿子顿开茅也嫌恶他。 吕先生因某案被捕后,苏绝尘生下和顿永顺的私生子二宝。 二宝自小可爱、乖觉,老实,有礼。 多年后衰老不堪的吕先生出狱回家,家中哀颓凄凉。 二宝同学山里红爱上二宝,毅然承担起并安排好吕家种种家务艰难,成了二宝的恩人。 顿永顺、吕奉德先后去世,二宝、山里红结成佳偶。 改革开放出国潮,二宝、山里红先后赴美。 二宝被跨国公司聘到中国某工业园任合资厂厂长。 二宝陡阔,并为年轻女演员月儿丢魂发疯。 二宝向山里红摊牌,以净身出户代价,一年后办完离婚手续。 他兴奋地与一年无音信的月儿联系,而她已嫁人并怀孕。 二宝绝望颓废,自缢身亡。 死前留下时间设定在死后发给开茅大哥的微信: “灭亡为爱作证,挚爱也会成为虚空。 ”
在大家都说不相信爱情的年代,生死之恋仍然存在
  • 文章地址:http://www.huashancy.com/hua/1255927.html
  • 上一篇:和“明星”谈恋爱?“换脸”有风险
  • 下一篇:贾乃亮新恋情曝光?绯闻女友金晨否认后低调现身
  • 分享: